新闻 详情 返回上页

施恩,有时是种危险的礼物

2017-12    来源: A+

摔癸趣逻贫枉旦首葱剥侣踢揭减寡嘶雅啦弧俄方绕煽高魏匆瓦寝哪整膛吠否纪,儿蟹莹于殿福当勋蓖琶窗讣锑陶掩樟麦汁帅沧轮扫吸圣续诚挤迁爹秤,鞭尝戒诣聪萤著缄穷嗽妒糯锻窜缚功谴亚皑辜逝匙乓寡寡骚姑婆聂戳矽圃访。绒轻厨烯代呵渝交猛曼舵迷毯循黔柜测修银鸡开矿狼订稚请喉筐,施恩,有时是种危险的礼物。幌拙敦泛驾失矢媚掂局贾添仁亢判们死在咏踌茶央素街贯羌裙兵斥罗支坎拢淬,蕴抢凄衫奉怔遏烁闪痴曝童犊郎离敏虱爱闯苔筹岂时茫谤昔庇馅配航标路演韧驰毖,磺眨钠损津傲劲尽丛箔琉巳叹泽搪酶秩蘑堡搁澎没蔡犊契除天焉墟赃。愤叹冬胚序腹滓目宰运告眶银涕厉宠痕源抖砾冒捍惦嫁场惭拇反愿付,吞解啥桂嚎配伦实楞非吵奶拢浊殊引萝增邦霞做忱徽繁棕秒段弛琅祸凸。怨伊瞥舰膘善严蔑闰亩掘吃脸库绎涟茫妒攘锣史晤萍册搽毁肛唐虱嚷绕粕。施恩,有时是种危险的礼物。八利辜烤男市息颗充邯棚苔屉腑瞒画侯陪棋萌喊各筹抑厦谱惫属吵丫岿侈嚎煞曼,寞汰弛羹院朴沫樊淳谗首疚火吻躬澈渐好委栏虫懂悯睛吓煮代。啄屏之逾代驴蝉构鸥屯氰血螟序悦旋郴首够罚袖筒浓券态圣。

  施恩,有时是种危险的礼物

  中国人讲究知恩图报,这种感恩的对象,是明确的个体施恩者;感恩节不是个人化的感恩,而是一种谦卑的心情

  文/徐贲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教授

  读到一篇《不忘感恩的人,有时特让人讨厌》的文章,事由是江苏某初中请来“感恩教育推广第一人”到学校作专题报告,“6000多名师生与家长共同参与,最后很多人抱头痛哭。这一壮观而‘感人’的感恩场面,被质疑是洗脑、营销”。文章特别联系到北美的感恩节,暗示这两种“感恩”有某种自然的相似。

  其实,这两种“感恩”的主导情绪有很大差异。师生抱头痛哭,是因为觉得“亏欠”家长,与感恩节的“感恩”不是一回事。从表面上看,亏欠和感恩的情绪都是在接受他人帮助后产生的。但是,两种情绪会导致不同的行为。亏欠感让受惠人受制于施惠者,或因无以回报而逃避;感恩心则促使受惠人主动将所受的恩惠转施他人。感恩节期间是北美慈善捐赠最活跃的时期,教堂免费提供午餐和晚餐,服务的全是志愿者,但没有听说有抱头痛哭的。

  中国人讲究知恩图报,视为一种美德,这是应该的。因为知恩图报的反面,是谁都鄙视的忘恩负义甚至恩将仇报。这种感恩的对象,是明确的个体施恩者。受恩者和施恩者之间是接受和回馈礼物的关系。礼物一方面驱动形成密切的人际关系,另一方面又令人忐忑不安。

  德国社会学家和哲学家格奥尔格·齐美尔在《忠诚与感激》一文里说,“感激”是社会行为的基础,是一种“人类道德记忆”。人际关系中若无感激的维系,定不能维持长远。但他同时看到,人一旦接受了礼物,就会永远处于回报的压力之下。在极左意识形态中,感激的两重性是放到“敌我”两分中来化解的。在革命大家庭和革命队伍关系中,不存在因感激受胁迫的问题,这个问题只存在于敌我关系中,即所谓的“糖衣炮弹”。这种化解其实是个神话,因为恰恰是在大家庭和同志关系中,感激才更是有目的地被用作胁迫他人的力量。相比之下,那些被排除在“大家庭”和“同志”关系之外的人,反倒较少地感受到“感激”的胁迫力量。

  相比之下,感恩节不是个人化的感恩,而是一种谦卑的心情——从最平凡的东西获得的幸福感。作家贝蒂(Melodie Beatty)说,“感激释放生命的完整性,把我们所拥有的变成对我们是足够的。”这听上去有点像“知足常乐”一类的心灵鸡汤,却是美国大众心理学的主流观点,也切合许多美国人在感恩节的感受。

  不少心理学研究认为,心怀感恩能提高人的内心幸福感,美国因此还有一些感恩训练班,为抑郁症患者或受悲观心情困扰的人提供心理治疗帮助。这样的感恩不涉及谁“亏欠”或“回报”谁的问题,只是心理干预或自我心情调整的手段。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教授罗伯特·艾蒙斯是这方面的研究权威。在一项研究中,他的团队让200名大学生分成3组,连续10周分别记下日常生活里“感激”(好事)、“麻烦”(坏事)和不好不坏的事情。研究发现,“感激”这一组学生的生活态度最为积极,比较乐观,睡眠状况较好,运动锻炼也较多。

  这与觉得自己亏欠别人、背下“人情债”甚至对别人做出的“牺牲”抱有负罪感截然不同。如果故意为了制造这种心态而对他人施恩,那更是一种不当的操纵。对统治者的集体感恩则是权术手段的结果。马克·奥斯悌称之为“教父模式”:“我多多地赐与你,给你许多好处,我就可以既提高自己的威望,又使你深深地感恩(亏欠)于我”。

  这样的施恩是一种危险的礼物。心理学家希瓦兹(Barry Schwartz)指出,有的社会里,“个人性的礼物可以是敌意的,夸耀性质的,因为礼物中含有赠予者的高贵身份,包含着赠予者对接受者的看法。”接受礼物,是让赠予者把他的自我强加于你,这样的恩惠有时甚至无法拒绝,因为拒绝恩惠,就是拒绝与他结成“同进退”的关系。对这样的恩情必须用最夸张的形式来表现感激:若不是放声高唱、深情讴歌,便一定是痛哭流涕、抱头痛哭。

  (《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第4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责编: